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9

新年快乐!

踩在09年的尾巴上, 2010年的额头上, 坐在沙发上,我在想,究竟该写些什么来纪念呢?   搭了十几个钟头的飞机,辗转在冬天里回到了家. 却挂念起了多伦多,不是别的,竟是暖气. 想必我是个何等现实的小市民,哪里舒服,便想念哪里   断断续续,没头没尾的和老爷子看了整部<蜗居>, 我大声的感慨道,照我现在的水平,连个厕所都买不起, 老爷子回了句, “现在卫浴很贵的,你自然买不起的.” “那换阳台吧.”…我嘀咕了句. “阳台院子不都是买大宅送的么,小户型没阳台的” …… 还有就是,我很喜欢里面插曲的一段钢琴曲.   心里耿耿于怀刚过去的一堂考试, 话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我的问题是, 这个问题关系到我将来赚钱的问题, 所以,它是个问题么?   侄子闹闹腾腾的在家中小住了几日, 嚷嚷着让我们陪他玩牌,打麻将, 赢的时候兴高采烈,”赢牌是需要智慧的!”, 输的时候眼泪汪汪,”有时候也要靠手气的!” ……   倒时差不是到家的第一日,却是第二日, 连续半个星期天没亮就起床了, 躺在床上看完了张爱玲的一部散文,几部小说, 看了twilight的几个chapter, 守着太阳从昏黄到澈亮.   欠了无数人无数的饼干债, 闲来的下午便忙着烤饼干了, 很简单的配方,很经典的shortbread, 黄灿灿的蛋黄酥, 简单的巧克力饼干,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岁末

也许是09年的最后一道点心,完成在11月. 也许是倒数第二道, 终于买到了有机香草豆荚( Organic Vanilla Bean), 或许,最后一道甜点,会留给Panna cotta.抑或是? 总之,没想好,什么样的甜点能把香草最原始的味道表现出来呢? ***************************************************************** 近期的情绪总不是很稳定, 也许是看医生看的神经敏感, 因为健康的问题,很无辜的被妈妈数落了一顿, 满心的委屈,在阳台哭的稀里哗啦的, 在一阵冷风拂面后,识相的回房. 如果再得了流感,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可惜,最后还是重感冒了. 不过这也是后话了.   也许是final考试快到了? 也许是自己状态没调节好. 不知道. ***************************************************** 樱花巧克力脆饼. Chocolate shortbread with cocoa nibs and sea salt. 看到Faye加了樱花在上面, 觉得很别致, 也依葫芦画瓢用樱花装饰. 后来打包送人了. 不过好像大家都不是特别钟爱甜里带点咸的味道. 原作者说,饼干的味道是比较sophisticated的. 总之,我很喜欢.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花非花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