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9

回来以后.

从香港回来以后,马不停蹄. 小轶和Neil一同和我回去了我家, 很高兴,又有借口在近郊走了一圈, 西山,周庄,阳澄湖, 风景依旧. 只是要感叹一句, 只是朱颜改啊~   妈妈礼拜二要去英国. 我礼拜五要回去加拿大. 紧接着就是midterm,可是我还没看书. 时间紧迫的我没办法好好休息, ……   朋友说,你精神好的似乎没生过病, 我说我还是伤病员呢, 爸爸说,那已经是过去式了. 你现在很好.   曾经的几个星期,我怀疑自己得了抑郁症. 于是,不顾医生的叮嘱,”要好好在家调理啊.” 一有机会就出门. 折腾的身心疲惫. 粘上枕头就能睡着.. 没有力气想其他胡乱的东西. 安安稳稳的睡着.   其实, 我不过是要躲避一些不太愿意碰及的记忆, 比如医院的消毒水味道, 比如白色的床单和病号服, 比如一颗颗小小白白的药丸, 比如说那道伤疤. 比如说那个四月. …… 于是,我在别人眼里,又是坚强的小孩. 于是,我又失去了病号的特殊待遇, 于是,我又一个人独自踏上了旅程. 于是,我的伪装,变的更坚固.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