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09

睡不好,看不开.

最近睡的很不好. 虽然作息时间很好. 每晚10点一定躺在床上看些杂志,接着约会周公.做很多稀奇古怪的梦. 每早8点,一定起床看新闻.   某天晚上,忽然发现手掌的生命线,恍然不见了半截,后半截. 吓得我一晚上辗转反侧. 天亮,才看清楚,不是不见了,只是淡了些许.   某天晚上,发现楼下有诡异的动静,那声音让我以为是晚归的爸爸. 在书房看了半个小时的肥皂剧,不见老爷子上楼,跑到楼下, 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我以为我幻听了. 不料,姐姐说,她也听见了.接着翻了个身,她接着睡下去了. 我开着房间的灯,不停的念叨,别来找我. 隔天醒来, 爸妈也被我们姐妹的幻听吓了一跳, 后来才知道, 对面邻居晚归,借我们家的路灯,找开门的钥匙.   有句话叫,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我虽然没到这个境界, 也算是九死一生.   我这辈子都会记得那个suspicious,的诊断报告, 所有人都告诉我,”你一定没事?” 我那时候心里在想,谁能保证呢?谁能100% guarantee呢?   其言也善. 临开刀前,我在庙里闲逛了好久, 然后跟菩萨说, 我活了二十多年, 小谎小错做了不少, 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一件都没干过. 至少让我睡下去,醒过来吧. 我不指望能长命百岁, 也不想英年早逝. 我一定年年来添香油钱.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祝我自己生日快乐~

其实,这些话,本该昨天发的.可是,出门逛街,累得回家倒头就睡,于是,就拖到了今天.********************************************************************************** 昨天,又老了一岁. 到加拿大的第一年,生日是在温哥华过的, 第二年,是在多伦多. 第三年,是在飞机上. 今年,在家.   光阴荏苒, 四月, 从医院回到家, 让我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好在,我福大命大,安然无恙. 只不过在脖子上,多了道痕. 五月, 春暖花开~ 六月, 将会是忙碌又充实. 七月, 恢复日子的原本轨迹. 八月, 很多考试的月份,话说,收获的季节~ ……   四月里,凭空出世的一条伤疤, 我一直耿耿于怀. 好不容易抓住个借口, 要了条项链做生日礼物, 却发现, 太过于正式,   店员都推荐珍珠链子, 确实,遮的很漂亮, 问题是, 我恍然觉得, 整条珠圆玉润的珍珠, 挂在我的脖子上, 仿佛~ 又老了几岁.   一条恰如其实的项链,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