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9

4月

4月。 如果我现在不写日记. 我怕我会忘记很多细节. 2009年的四月. 发现原来自己比想象中脆弱, 生了场”危言耸听”的病, 六神无主, 于是急急匆匆的回国, 一惊一咋. 好在, 虚惊一场. 我还好端端的坐在家里, 悠哉无比的上网. 只是, 要时刻注意休息时间.   但凡世界上的事, 总是有个因果的, 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 我竟然会想到说,对了,我好像没写下什么遗言啊.. 接着,就昏过去了. 麻醉醒来,见到爸妈的脸, 舒下心来. 只是不能自主的在哭, 还未愈合的伤口,巨疼啊… 疼的我已经控制不住的泪流满面, 却无力擦拭. 住院的几天,我总算是想明白了, 很多事情,该放的就放, 很多人,该忘的就忘, 很多美好,该记住的就记住, 很多悲伤,该流逝的就流逝, 芳树无人花自落, 春山一路鸟空啼。 一切, 不过是顺应自然规律. 人的一生,有几个白天黑夜供我这样的消遣呢?   术后便基本没了自由, 呆在家里,医生说,我总是动来动去,伤口不容易和好,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