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7

回去.

还有一个月左右要回多伦多了. 回家的日子真的是短啊. 虽然在家过的也并不是特别开心. 至少家. 回去自然是不舍得的. 想着我自己真的是笨的可以. 回来前时间大把大把的. 也不知道把床单被子洗洗干净, 也不知道把冬天穿的羽绒服拿去干洗, 更不知道把拉链坏掉的棉袄带回来修, 查了半天的网才知道, 修个拉链比买一件还贵. 我真的是个没脑子的, 定机票的时候也笨. 人家是自己租房子,不用搬家回来的晚些自然没关系, 自己是住学校,回来第一天就要搬家, 我也够狠的了. 下年的课也没有选好, 书也没有读, 我这回家是干吗的? 整天发脾气,怨天尤人. 生活没有盼头. 我自己才是没有盼头了吧. 那天哥哥说"如果有一天你爸妈杀了你,你会怨恨他们么?" "不会!" "那不就结了,既然这样你都不会怨恨,你平时的小事你怨恨什么呢?" 是啊. 该怨恨的,应该是他们. 养了我这个赔本的女儿.

Posted in 今夕为何夕 | 1 Comment

爸爸说,姐姐性情温和,不声不响其实全知道,将来做教授之类的搞文的比较合适. 妹妹活泼开朗,看着傻兮兮其实骨子里面"心狠手辣",将来适合做生意. 妈妈说,姐姐心平气和,什么事情都慢慢悠悠,从不着急. 妹妹脾气浮躁,说风就是雨. 姐姐心里有她的想法,既然家人这么看她,她便觉得按照家人的想法一直这样下去. 妹妹自以为很厉害,既然家人都说自己泼辣,她便认为自己真有本事说风就是雨. 姐姐一直平平和和的生活下去,一路无风五浪.妹妹跌跌撞撞的在异地求学,装着风平浪静.家人便以为妹妹真的很适应一个人生活.只字片语,偶尔关心一下. 姐姐的喜怒从来放在心里,大家都说姐姐是个好脾气的姑娘,妹妹装不了深沉,什么都摆在脸上,大家觉得妹妹是不好惹的孩子.爸爸说妹妹是个没教养的小孩,妈妈说,妹妹将来总会吃亏的. 姐姐喜欢小朋友,和家里的每个孩子关系都很好.妹妹厌恶小朋友的吵吵闹闹,说不了两句就摔门回房. 姐姐知道社会险恶,做事低调乖巧.妹妹不谙天高地厚,常常招摇过市. ********************************************************** 曾经我一度做梦,希望将来有用不完的钱,后来我清醒的意识到,做梦的下场是饿肚子. 曾经一度想要改掉自己说话不经大脑的毛病,故意装沉默却总被人家以为是心情不好,摆架子. 曾经一度想要变得有点教养,后来发现气质教养在父母眼中与这个小女儿从来不是一个世界的. 曾经一度希望自己的功课要比姐姐的好,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却发现,原来性格好才是好. 曾经一度想要把一个自己讨厌的人变成不讨厌,发现这个可能为0,有时候见到一些人,心里就莫名其妙的不舒服. 曾经一度和爸爸无话不谈,这个夏天发现父亲始终是长辈,总是有一条不可逾越的沟跨不过去. 曾经想着离家出走,到朋友家借住几日,后来发现,每个朋友都有自己的生活,鲁莽的一通电话只会扰乱朋友的步调.那我离家出走的时候该去哪里? 曾经一度认为,一张信用卡在手,到哪里都不愁.后来才知道,不是每个地方都能刷卡的.即使可以,也不见得每个月都有人替你还钱. 曾经一度对大人说的"你家小女儿真是乖巧"信以为真.后来明白,乖不乖巧全在于爸妈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读世界史的时候,有过这样一句话,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关于利益.说不清楚.************************************************************* 再也不会傻的以为自己有多大的天赋, 也不会想着做一个爸妈眼中的好孩子, 无尽的要求到死也达不到. "有点性格是好的,那是个性.你这种无厘头的胡闹是放肆." 我无厘头,我也胡闹,我不包容,也学不来宽容, 我想着独自离开,但是没这个胆量.没本事自己养活自己. 我是大人了,不能乱来了,凡事要让着弟弟妹妹侄子侄女, 我是大人了.不可以在依赖父母帮我了. 我是大人了,要坚强.该哭该闹的招数都留到下辈子用吧. 我从来不是个好孩子, 恍然大悟,原来,你们从来不曾了解过我. 假装这件事情,我顺手拈来.

Posted in 青山绿水去无声 | 4 Comments

写给樱. 我一直不愿意提起我的高中生活.别人问起来.我常常回答说,高中三年,我已经不记得了..那段日子离我很远.但是,高中的三年里,却让我认识了我们家樱.我不记得高中那三年的生活,却记得这位聪明漂亮的女孩.––––––我这辈子,最好的朋友. 她是美丽的,无论从穿衣打扮,教养风度,各方面都无可挑剔. 她是善良的,对待朋友,以诚相待,从不矫情. 她是优雅的也是活泼的,可以温婉儒雅的坐下来和你谈人生,谈理想,也可以毫无遮拦的在你面前狼吞虎咽. 我从来不知道我有什么优点,从小,我就一直被父母拿来和亲戚朋友家的孩子比,我的缺点总是不如别人的优点,不是你的,总是比你的好. 她告诉我,她的文章经常拿奖,她也告诉我,你也可以在网页比赛上拿奖.结果,我真的拿了. 樱常常告诉我,其实你一直很好.只是没人告诉你.她说:"我告诉你,你在我眼中,是最棒的."后来,我发现,其实我也可以一个人在外生活.我也可以考A+,我从来没有比谁差过. 我不知道,如果没有她对我的鼓励,今天的我是不是还有这般光景. 两年前,我们家樱,漂洋过海去了异地求学,坚强而灿烂的在UK生活,从来不在你的面前表现伤感,总是笑嘻嘻的和你东拉西扯,我不知道,她只是不想让周围的人担心.一个人,独自在外.已是不容易了,何况一个女孩子.离家千里之外.她总是坚强的. 后来,我也离家了.那时候,我刚到一个星期.生日的时候,却收到了大洋彼岸的包裹.她特意寄来的生日礼物.感动不已,原来她一直记得我.我天天戴着那幅太阳镜.整一个夏天.她总是细心的. 再后来,我俩放暑假.一别两年,相见却还如当初一样无话不谈.似乎我们从来没有隔的很远.她总是让人惊喜的. 人大了,总是有烦恼,和父母的矛盾,和社会的不协调,和自己的理想冲撞.我们有自己的思想,却和父母的期望碰撞,本着"孝"字,只能独自生闷气. 我常常说"我以为"然而,事实从来没有"你以为".樱为此也经常大伤脑筋,我也是.但是对外,总还是表现那光鲜亮丽的那一面. 人在屋檐下啊.这个屋檐比我们想象的要大.无法改变这个事实,只能改变自己. 樱,道理谁都明白.但是不是每个明白事理的都能按着"原则上"来做,谁都有错误的时候,我知道,包容是个很难写的词,但还是要写. 我知道你都明白.你比谁都要宽容.只是嘴上不说. 生活的理想,是为了理想的生活. 追梦是要付出代价的,坚强的孩子付出的更多,因为大家都知道坚强的孩子可以不用扶.她会自己站起来继续前行的. 一切都好!我最好的朋友.

Posted in 今夕为何夕 | Leave a comment

我家

昨天一个人在楼下看电视.爸爸走过来,似有若无的陪我一起看.说了很多话,我也是似有若无的听着,我就记得一句:"你的脾气是越来越差,动不动就板个面孔.谁让你这副样子的?""哦,知道了.上楼睡觉了." 一晚上没睡好. 回来一个月了.六月份,基本就荒废掉了.我只记得我每做一件事情,都被否定掉. 开始对烘焙感兴趣,其实只是每天打发无聊的时光. 我兴致勃勃的做蛋糕的时候,"又没人吃,做了你自己吃掉."我欢天喜地的烤第二炉面包的时候,"烤这么多干吗,前面的还没吃完,以后要把前面的吃完再做"我烤牛角面包的时候,开心的拿出来吃第一口的时候,"不是我想吃的哪种牛角面包."我炒年糕的时候,"为什么不切细一点,我不吃粗的….""不要放洋葱,我讨厌的."外婆做了一桌蔬菜的时候,"为什么全是蔬菜,煮饭就给他一个人吃的么,不吃了"第二天,桌子上只剩两个蔬菜. 每个星期都要定时去看医生,每天都记得煎药.后来要出去一个星期,要让医院把药煎好了让我随身带走.不知道为什么和外婆吵起来.被爸爸狠狠的骂了一顿.我只记得我冲着他大声叫,"我就回来三个月,可不可以让我依赖一下你们?""不可以""不许哭""你给我闭嘴." "早知道我就不回来了,早知道还不如留在多伦多.一个人和全家人有什么区别?""那你以后别回来了." 后来具体怎么结束的我不太记得.道歉的是我.做错的永远是我. 甚至觉得,回家来是个错误.第一天,推开我的房门的时候,物件陈设虽然还是原样,屋子里却忽然满满当当的.家里不用的没用的不要的电器的包装的.像个仓库.床上全是公仔.鼻敏感.打了一晚上的喷嚏. 第二天,妈妈推门进来,寒暄了两句,"你可以把你的房间收拾收拾了.乱成什么样子." 第三天,我的时差还没倒过来.白天当成晚上.晚上当成白天.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日子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溜走,我以为,回家是个幸福的词语.不过如此. 7月了,家里住进了表弟.舅舅家的孩子. 顿时觉得,我家就是一个救济所.小的时候,堂姐住我家.出国以后,爸爸朋友的女儿住我家,暑假回来,堂弟住我家. 堂妹考不上大学,来我家.表哥表弟毕业找不到工作,来我家.侄子家空调坏了,来我家. Andrea放假了,想回家.却来到我家,做了一回不速之客. 一个多月来,没有感受到亲情,甚至觉得,我没有被尊重.我只体会到,在他们眼中,我应该更好的. 买衣服的时候,"你太胖了"煮饭的时候,"你需要多多练习"发脾气的时候,"你没有教养"睡懒觉的时候,"你该有个良好的生活习惯"花钱的时候,"你该学着挣钱,才知道钱来之不易"进我浴室的时候,"你的化妆品太多了"一个人生闷气的时候,"没人得罪你,板着个脸给谁看?"穿鞋的时候,"鞋跟这么高,你想把脚扭了么?"翻我的行李箱的时候,"这衣服你不合适." 我做不到. 是你的妹妹,你就可以整天数落我么?是你们的女儿,我就应该没有止境的达到你们的要求么?上了多大是不是一定要接着再去哈佛读书呢?是你们的女儿,就不可以哭么,不管当着谁的面.是你的妹妹,就必须听你的么?只允许我陪你吃韩国菜,求你和我一起吃日本菜的时候,答案却是"你为什么非要吃日本菜,要去自己去"只许你想做什么点心就做什么点心,不许我烤第二炉的面包么? 只许我对外说些冠冕堂皇的话,不许我对内抱怨一下么? 非要拿我和哥哥姐姐弟弟妹妹比么?为什么总拿我的缺点和别人的优点比? 我一个人从温哥华到多伦多的时候,打电话告诉你们,"你不是明天去多伦多么?今天就去了?" 回国的时候,"回来三个月这么久么?太久了吧" 很少接到你们的电话,我都安慰自己,只是很放心我而已.回家,从来没有听到你们问"想吃什么,想干吗,想去哪里玩?" 希望有间空房子,有部车子,我一个人住.烦的时候可以开车出去.郁闷的时候可以躲在家里.爱做什么做什么.爱烤什么蛋糕烤什么. 家.形同虚设.以后,不会再这么想家了.没有人那么想念你. 想到最后,不过还是一缕轻烟,该走的,该飞的,该跑的.始终,留不住.

Posted in 花非花 |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