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6

很爱很爱你

多伦多开始下雨,天气开始变冷.翻了两个箱子,总算找出两件合适的衣服. 左耳的一个耳洞今天流血了.莫名其妙. 在图书馆接了一个电话,突然变得有点忧郁,对着我的commerce发了小半个下午的呆.吃饭的时候,竟然没有拿我喜欢的cheese cake. 回到rez,和suite mate闹的不太开心,再次想起我在温哥华的生活,想起了一个很老的故事,想起了一首很老的歌,借此悼念一下我小小忧郁的心情. 很爱很爱你. **********************************************************************         如果一个人的初恋沉闷且冗长,不知算不算很奇怪。高三的时候,人还都忙得昏天黑日,我父母就早早地替我办全了出国手续 ,只等我领到毕业证GO TO美利坚了。我们班上有个男生人称大P的特能说,一般播音时间是早自习“体育快递”课间播“时政要闻”午间休“评书连播”晚自习CLASSICAL MUSIC,可每次考试他总有本 事晃晃悠悠蹭到前几名。班主任拿他没办法只好让他在最后一排和我这个“逍遥人”一起“任逍遥”。 那时候大P又黑又瘦面目狰狞读英文像《狮子王》里的土狼背古诗像刚中了举的范进,真的,后来我们逛动物园猴子见了他都吱吱乱跑,他倒来劲了,拍我的 头冲猴儿们介绍:“THIS IS MY PET!”我也没含糊,告诉他:“别喊了,看你的二 大妈们都被你吓跑了。”–这是后话了。       刚和我一桌的时候,有天晚自习他大唱《我的太阳》我在一旁偷着喝可乐,唱到高音时他突然转头问了一句“嗓子怎么样”,我嘴里含着水差点全喷了,气得我重捶了他好几下。他却跟没事人似的,说我打人的姿势不对所以不够狠。我叫他教我,他到挺认真,还叫我拿他开练。第二天上学见着我他头一句就是:“十三妹,昨儿你打我那几拳都紫啦。”边说还边捋袖子叫我看。后来我想,这段感情大 概就是从这儿开始的吧。以后大P一直叫我十三妹。 我跟大P的交情在相互抵毁和自我吹捧的主题下愈 加巩固。他生活在一个聒噪的世界里,总要发出各种各样的声响来引起别人的注意,好像这样就能证明他自己什么似的。我习惯了他这样,习惯了看他自己给自 己出洋相,习惯了和他一天到晚吵吵闹闹。常常是上课我替他对答案他趴着睡觉;吃饭我吃瘦肉他吃肥肉因为他需要“营养”;打架他不管输赢我统统拍手称快;自习我背单词他用函数计算我的失忆率为88.7%;放学走在楼道里我们还要大呼小叫地互相嘲笑一番。 我们像哥们儿似的横行高三年级,要多默契有多默契。       我听过一种说法,每个人都是一段弧,能刚好凑成一个圆圈的两个人是一对 ,那时我特别相信这句话。我越来越感到我和大P的本质是一模一样的–简单直接 ,毫无避讳。我自信比谁都了解他,因为他根本就是我自己嘛。有回我对大P说:“我好像在高三呆了一辈子。” 我没理会大P大叫我“天山童姥”,我心里有个念头,这念头关乎天长地久。 高三毕了业,大P还是我哥们儿。现在回想起来我们之间其实从来没有牵涉过感情问题,因为我当时觉得好多事没有说出来的必要。我认定了如果我喜欢他那么他肯定也喜欢我,这还用说吗 ?我心里清楚我走了早晚会回来,因为我找到了我那半个圆圈,我以为这就是缘分任谁也分不开那怕千回百转。临走时大P说:“别得意,搞不好折腾了几年还是我们俩。”这是我听到他说的 最后一句话,我永远都忘不了。     那年高考,大P进了北大。而我刚到洛杉矶,隔壁的中餐馆就发生爆炸,我家 半面墙都没了。我搬家,办了一年休学,给大P发了一封E-MAIL只有三个字“我搬了”,没告诉他我新家的电话。新家的邻居有一对聋哑夫妇,家里的菜园是整个街区最好的。他们常送些新 鲜蔬菜,我妈烧好了就叫他们过来吃。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恩爱的一对儿,有时候他们打手语,我看着看着就会想起那一个圆圈来,想起大P,心里一阵痛。我买了本书,花了一个秋天自己学了手语。就这样我慢慢进入了这个毫无声息的世界。 他们听不见,只能用密切的注视来感应对方,那么平和从容,这是不得安生的大P永远不能理解的世界。我闲来无事,除了陪陪邻居练手语外,就是三天两头地往篮球馆跑替大P收集 NBA球员签名或者邮去本最新的卡通画报,感动得他在E-MAIL上连写了十几个 :p ,还主动坦白正在追女生。我呆坐在电脑前一个下午,反反复复跟自己说一句话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天涯流落思无穷,既相逢,却匆匆 | 2 Comments

歧视.

歧视.本来不想用这个话题.来了多伦多近一个月.虽然这里的华人很多,虽然学校里碰到不少会讲普通话的同学.但是,无可厚非的,还是感受到歧视. 洋人歧视我们就算了.算他们是白皮肤,算我们有culture shock,但是最不可忍受的是,中国移民也歧视中国人. 唉..整个事情都懒的打出来了.想想都气人. 有时候也挺能理解洋人的,民族之间既然都没有团结一致的精神,换了我是别的种族的人,也会鄙视中国人的. 受不了.今天心情不太好.郁闷ing…. 想到Aaron跟我说的话,只有把自己做强做大……. 嗯.要发愤图强,下次姑娘我连本带利一起还给你们.要加油!!!!!

Posted in 花非花 | 4 Comments

Nothing

I started to miss my home, far away from here, I started my University life, Tough work, Lots of reading, I must be strong and carry on.   I wanna switch to  linguistic, but seems impossible, except 9 people befor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今夕为何夕 | 2 Comments

Back from camping

上个周末去camping,tired but fun.杂七搭八的事情..又是party,又是speed dating.风景还不错,枫叶也都开始红了. 这次算是看清楚了.好多人,白天穿的人模人样的,晚上一到party……..变了个人一样,看起来白天很文雅的女生,晚上一化妆,衣服一换,hot girl~ 因为之前参加了orientation,也没有特别新鲜的,除了带了睡袋没有带枕头,除了washroom,bathroom都是co–ed,除了在男生在场的时候换衣服,其他就是玩到大半夜,说话说大半夜,一早起来,眼睛还没有睁开就开始玩游戏,有点傻兮兮的游戏~! 风景还不错,开车离多伦多四个小时的车程,回来的时候前面的bus坏了.人就到我们的车上来,然后司机阿姨就帮忙修车,害我们等了好久,回来都很晚了….. *********************************************明天要上sociology了.估计回很难,听说prof不给你笔记,全靠听写….:(哭~~~~~整个就是打击我…为什么我个白痴,把linguistic注销呢.所有人都说这个简单.我果然是个白痴.><||||||||||| 认识了一些朋友,Una,Candy,很幸福啊.和他们一起吃饭,要是是室友就好了…不太现实啊…..:( 做了件不太好的事情,让房东姐姐失望了.对不起~~~~希望你看得到. 老天啊.既然让我drop了我的linguistic,就求求你不要让sociology太难了….. 这几天很奇怪,到了多伦多,每次打电话给爸妈都要哭出来的感觉,真的想家了. 今天早上去registration check我学分的事情,竟然只给我转了一个french,还是unspecified的..我的math考这么高,竟然说the 2 levels didn‘t match.sigh.UofT 不要这么仇视UBC好不好,好坏也是一个档次的学校啊….555555555555555浪费了~~~~~~~~~~~~~~~~~~ sociology,sociology,sociology,一定不要难,不然linguistic,linguistic,linguistic,waiting list一定要让我上到~~~不然我怎么办啊…… 神啊,救救我这个可怜的小孩吧. 让我在多大学习顺利吧~~55555555555555  

Posted in 今夕为何夕 | 2 Comments

cry out

cry out in the rain in Toronto. 还是被房东哥哥说中了,人的运气会变的. 自从我到了多伦多,就碰到一堆杂七杂八的事情, 选课选错,改选又没有对的时间,学分还是不够, 打电话去系里求情,说我不小心注销的, "You are so stupid,nobody let u drop the course,just join the waiting list and see" 电话狠狠的挂断, 电话里的声音很凶. 翘了我的Econ对着我的电脑和课表发呆. 发现这里的要求好高,ECO到不了70%就不能去commerce读,   后悔了几百次,为什么要来这里? 上课走神走的不知所谓. 打电话给Michelle, 在去上课的路上,哭的稀里哗啦的. Michelle在电话的那头, 我真的想当时就回去.   应该当初好好对待选课这个事情, 应该在八月一号之前明白到底我要学什么,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花非花 | 7 Comments

Have fun in Frosh Week~~in Vic of UofT

昨天,orientation落下帷幕,玩的很开心,认识了很多朋友,也不能说是认识,就是说了几句话,留下了电邮什么的,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特别要好的朋友,rommie是九岁就来的丫头,有自己的朋友圈子,其他的roommate是白人,也各自有各自的朋友圈子,显得我在这里有些格格不入和一点点孤立这样,没人的时候,会寂寞,不过不是有句话说是"古来圣贤皆寂寞",我注定会是寂寞的小孩,anyway,多伦多比我想像的要好. 从来的第一天开始哭的稀里哗啦,到现在一个人在dorm里面都没所谓的感觉,可能orientation真的帮助不少.在orientatiaon里面接触了西方娱乐的手段,wacky-tacky,穿的稀奇古怪的,在去地铁的路上,yelling 我们VIC的口号,引起车子的鸣笛,然后喊的更起劲,然后坐船游湖,四个小时,除了跳舞就是跳舞,在天黑的不行的时候回来,casino night,从什么都不会,到每种都至少会一点,赢了一点spirit money,颇有成就感的交给group leader,穿着晚礼服去formal dinner,搞的很elegant,然后参加tradition women ceremony,冻的发抖的点蜡烛,完成仪式,换了衣服,坐车下一轮的party, 整个的整个的orientaiton,enjoy it,quite fun,每个leader都很好,尽全力让我们这些新生适应生活,frosh week,pretty interesting 挑几个颇有代表性的活动,Wacky tack boat cruise: Dance the night away on an exciting boad cruise around Lake Ontario, waky tacky style! Casino Night: GAmble your spirit money away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花非花 | 3 Comments

写给我在温哥华的朋友

先要感谢的是小花,我没有去温哥华之前就是他,到处帮我看房子,找房子,之后还来机场接机.到温哥华的第一天吃的第一顿饭竟然是在downtown吃的韩国菜.然后是果果,来之前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这个哪个要注意的.然后和小花一起来接我. 来了多伦多才知道,之所以在温哥华过的这么惬意,因为有人带你转,有人告诉你这个在哪里买,那个在哪里买.就是Aaron.非常非常非常的感激他,还记得刚在温哥华住的时候,每天就是找他闲聊,然后带我到处逛,有相似的价值观,喜欢漂亮舒适的床单,精致的餐具,喜欢到处吃不一样的东西,好心的给我以忠告,给我他的经验,今天在多伦多一个人哭的稀里哗啦的时候,告诉我要坚强,告诉我说每个人的成长都要这么经历的,告诉我要习惯聚散离合,告诉我出国以后要习惯独自一人生活,告诉我不要哭,告诉我女孩子要吃维他命皮肤才会好,告诉我要在这里好好的混熟,然后他来玩的时候,就可以像在温哥华一样是个据点,Aaron就像我手心里的贵人线一样,一路帮我到我离开多伦多,告诉我说,这样的离开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离开,我还会回来. 接着是blue哥哥,虽然接触不深,但我知道blue哥哥是个人乱好的人,每次看到那颗UBC的别针,就会想到blue哥哥那天带我逛ubc的情景. 然后是房东阿姨和哥哥,来的时候什么都不懂,阿姨和哥哥都对我很好,经常和我们聊天,阿姨也常常告诉我一些为人处世的道理,也不知道阿姨和哥哥看不看的到,我想说的是,谢谢你们在温哥华照顾了我四个月. Michelle,我在UBC最好的朋友,从第一节课点头微笑开始,我们的友谊就开始,一起吃饭,一起看书,一起考试,一起到处逛,一起瞎聊,除了晚上睡觉不在一起,其他时间基本就在一起玩,my dear friend,i really miss you much. 小溪,aries,你们两个是我认识的couple中比较特别的一对,小溪可爱,有趣,我们从来没有见过,来的时候却帮我带数码相机,aries人很好,经常搭顺风车送我回家,还总是笑着说,不麻烦不麻烦,其实我知道,挺麻烦你的,希望你和小溪在温哥华好好的,将来回来的时候,sweety couple~ amor,pretty girl~声音很甜,临走的时候非送我一个snoopy的公仔,现在放在自己的床头,觉得很可爱~thx~~ 还有很多的朋友,anson,henry,yvonne……谢谢你们让我在温哥华的四个月不孤单. My dear friends,take care and enjor your lives~Have fun!!!

Posted in 青山绿水去无声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