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06

整装…待发

昨天小舞考完了LPI,拉着她去metrotown,扎了俩新耳洞,现在就变成左耳朵三个洞,右耳朵一个洞了.小舞说,你干吗非要这个时候扎耳洞?我说,将来人家问起来,你这几个耳朵哪里扎的,我可以说我这俩新的在温哥华扎的,算是让温哥华在我身上留个纪念,好奇怪的理由. 昨天两个人去吃日本菜,all you can eat.也挺能吃的. 最近该干吗呢? 最近在收拾行李.房东阿姨帮我已经打包好了两个行李箱,准备先寄出去吧.不然到了多伦多,又没人接机,一个人拖这么多东西,想想都害怕.不只是行李多,而且又是人生地不熟,又是重新开始. 昨天和Aaron说起大家一起吃饭的事情,Aaron说应该在九月三号,这样气氛最好.吃完了我就真的走了.我问朋友们的时间表,竟然时间都错开,不是这个没空就是那个没空,我莫名其妙的生气,为什么会这样呢? 想到后来最后还是瘪了,是啊,我走,跟他们有什么关系?他们也有自己的日程表,我生气什么? 想想就不生气了.对着我的房间发呆,收拾么?我都不知道收拾什么,整个屋子我看了看,住了四个月房间啊,说没有东西吧,还真有点,想装吧,又发现这个要用,那个要用,想想吧,两个大箱子应该足够塞了,想想有觉得不够.想想又担心我先寄出去的两个箱子万一收不到怎么办?我所有的冬天的衣服全在里面,不想在多伦多冻死啊. 突然耳洞生疼.小舞说的对,我不是伤口愈合的快的那种人,我只是反应比较慢.我记得小舞说完的时候,我对着她傻乎乎的笑,"大概是吧~呵呵" 我对着镜子,对我的耳朵清洁,慢慢的,我突然发现,这两个孔,新扎的两个耳钉,金色的圆球反射的光,圆润,柔和,却让我的眼睛发酸. 一个室友今天搬走了.Chain.我们一共在一起住了三个月,一直说要离开的我,她却先抢先搬家了.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啊~确实是这样.

Posted in 今夕为何夕 | 4 Comments

shocked

打这些字的时候,我的手一直在不停的抖,害怕的抖.刚看过鬼片,又被室友吓倒了.准确的说是吓哭了. 人真的是很脆弱的东西.眼泪真的是很不值钱的东西.随随便便的哗啦啦的蹦出来,我真的被吓到了. 下个月要走了.从5月份开始,就一直郁闷这件事.终于要面对了.觉得像樱说的,世界是可怜的牺牲品,还是孤独的战利品?我从一头漂到另一头,感觉到的,不仅是孤独.约莫是牺牲品了.好可怜. 上tutor.让我和小舞每天写essay,今天写的是earthquake.还是没有写完.估计写不完了.也不想写了.反正我也过不了了.反正我也要走了.反正我就这么着了.反正日子也就这么过了. 这种漫无目的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头?

Posted in 青山绿水去无声 | 2 Comments

单纯

 

Posted in 花非花 | Leave a comment

Leaving

Some days left, Somebody gone. Nothing left. Leave somebody.Leave some place. Leave alone,always by myself. I won’t be back. Never.  

Posted in 花非花 | Leave a comment

My roommate

刚刚收到residence assignment.开心的是,我被分到的是first choice:apartment style 的房子~有点小郁闷的是,那是个double room.然后开始挣扎.到底是一个租外面的房子去住,还是住学校.赌一下我的roommate呢? 打电话给爸妈,都说出于安全问题,住学校. 发的求租广告,时不时的有人打电话给我说有房子可以租,赚钱的事情……付钱的事情…… 最后还是决定赌一下我的roommate. 今天外面在下雨,小雨.细细的,不停的飘下来.我开始小小的忧伤. 今天,大家都坐在楼下看动画片,我下楼倒水的时候,发现都大家都很认真的在看,很熟悉的感觉.好多人坐在一起看一部片子.陌生的是,没人发现我的存在.即使我拿着水杯喝水,说话.没人搭理我.我终于明白什么是忧伤.在一群快乐的人中间,独自走过.你知道.你只是路过.却不知道,你只能路过. 当你发现,融入不了一个圈子的时候.那是最孤单的.也许,因为这个.我想赌一下我未来的roommate. 一定会有人代替我.无论从前多么的信誓旦旦.I will disappear someday,in future. 当你越走越远,我会亲手为你画上一个美丽的句点. 我已经开始走远了.Someday,I will say goodbye.And I must be strong and carry on.

Posted in 天涯流落思无穷,既相逢,却匆匆 | 1 Comment

Frangance

订了机票.卖了课本.买了香水.今天,终于做了些事情.至此,留在温哥华的理由已经到头了.是时候,该选择离开. 有人离开,就一定有人会走来,有人离开,却不一定会留下什么. 挑了半天的香水,挑给自己的味道.最后还是挑了Clinique的Simply. Simply.Simply.Simply.不是Mirocle,不是addict2,也不是J‘adore.只是Simply.不是Dior,不是Lancome,只是Clinique. 换了我的body lotion.从happy2heart 到Simply. 室友们也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有人期待,过来,有人绝望,离开.In The Morning Light.A Beautiful Day.

Posted in 花非花 | 1 Comment